從平凡中發現不平凡-淺談古陶瓷收藏

    陶瓷器的發展歷史從來沒有冷場過,黃河流域的仰韶文化、龍山文化、馬家窯文化;長江流域的大溪文化、河姆渡文化、馬家濱文化、良渚文化;夏商周的灰陶和夾砂陶、秦漢的低溫鉛釉、晉磁的發展、唐代的三彩、青磁與白磁;五代晚期的南北青瓷、宋代的青瓷官窯、元代的青花瓷;明代青花、豆彩、五彩瓷、清代的琺瑯彩、粉彩、郎窯紅,如此一脈相承相續愈是研讀愈是激盪而感動。吾人從恩師王榮武教授學習至今二十年幾來,就個人而言,從宋代到清代之間提出十四個值得注意的古陶瓷窯系,供愛好者彼此分享。

    民窯是民間經營的陶瓷窯,是相對於朝廷設立的官窯而言。在明代景德鎮御用器廳設立之前,我國歷代的瓷窯,除少數官設之外,其餘均為民窯。例如著名的唐代邢窯、越窯、長沙窯、邛窯;宋代的定窯、龍泉窯、耀州窯、磁州窯、介休窯、吉州窯、德化窯等都屬民窯,但其中不乏被指定燒造入貢朝廷的貢器。例如耀州窯就曾出現過官字款的甕,劉良祐老師也曾提出龍泉官窯。明、清兩代景德鎮大量生產民窯瓷器,一般來說,民窯器比較粗糙,但景德鎮的官古器戶,既燒製”欽限”官窯器,也大量生產供士大夫階層使用的精細瓷器,特別在明嘉靖以後,民窯精品與官窯器之間很難劃分。清康熙朝的青花及五彩器、雍正朝的粉彩、乾隆朝的琺瑯彩;都有非常精彩的民窯品出現。

 

柴窯相傳是五代周世宗(柴榮)時在鄭州所燒,故稱柴窯。據文獻記載,所燒瓷器釉色天青,滋潤細膩,有細紋開片,足多粗黃土。但迄今尚未發現其窯址,也無法確定何者為柴窯器。明宣德時代《宣德鼎彝譜》記載宮廷所藏瓷器的順序「柴、汝、官、哥、定」,置柴窯於首位。後人以”青如天、明如鏡、薄如紙、聲如磐”。描繪柴窯器的特徵,很有可能把景德鎮影青瓷(青白瓷)誤以為柴窯。在《夷門廣牘》記載「柴窯出北地,天青色,滋潤細媚,有細紋,足多現黃土,近世少見。」依據這些考証大可理出一些輪廓:

  • 釉色應該和鈞窯係有關,比汝窯不成熟,帶一點白色乳濁。
  • 釉色明亮,開細紋,有一定的厚度。
  • 胎土呈黃色,含鐵量應較高,燒結溫度高,薄胎,可能微變形。
  • 造型應該比北宋越窑早一點,比晚唐進化一些。

    柴窯的樣品並未確立實在難以分辨,本人曾在王教授家中見過一件青瓷,頸腹各半、細S形雙耳、灰胎且厚、胎底有沾粘、瓶口微開不盤、肩略大瓶口下收接圈足,造型比宋代早比晚唐進化一些,雖經討論卻無結論,或許這就是令人着迷而流連忘返之處。

宋朝官窑由官家所辦的瓷窯專為皇親貴族而作,其產品為宮廷所壟斷。五代和北宋的越窯是我國最早的官窯。北宋末,徽宗於政和(一說宣和)年間(1111~1118)在汴京(今河南開封)於宮廷自設瓷窯燒造青瓷,其窯址迄今尚未發現,在傳世品中,可辨認的北宋官窯器為汝、定、鈞,青瓷系的官窑尚未定論。

南宋初,由邵成章主持,在修內司設官窯,沿襲北宋舊制,但其窯址至今尚未查清。據宋《乾道臨安志》記載,在修內司壯役等指揮在萬松岭下,似應位於現在杭州鳳凰山的萬松岭下。明高濂《遵生八籤》也說修內司窯在鳳凰山下。本世紀二十年代末期,日人米內山庸夫曾在鳳凰山下採集大量瓷片,發表於1952~1954年日本《日本美術工藝》雜誌上,但其中也有白瓷、青白瓷、黑瓷,顯然不是修內司官窯的產品。所以在傳世品中目前尚無法確認何者為修內司官窑器。

郊壇下官窯是繼修內司之後在臨安設立的南宋官窯。宋《咸淳臨安志》說青瓷窯在雄武營山下圓壇左右。已發現杭州烏龜山窯址,即為郊壇下官窯。1913~1914年間已有人發現並採集碎片,1930年以後為國內注意,朱鴻遠先生曾將採集的瓷片和窯具編進成書,於1937年出版《修內司官窯圖解》,是關於南宋官窯的第一本書籍,但他把烏龜山(郊壇下)官窯誤認為修內司官窯。1956年曾對烏龜山窯址進行發掘,其產品有精、粗兩類,精者,製作工整,胎質細膩,釉彩豐厚,乳融性良好,晶瑩類玉,有的胚體厚度在1毫米以下;粗者有刻畫花裝飾。郊壇下官窯器的普遍特徵是,胎有灰、黑和米黃色數種;釉有厚薄兩種;紋片大、小均有;釉色以粉青、米黃、深米色等。其米黃釉器,往往為米黃色胎,因此並非全為氧化氣氛燒成的緣故。紫口鐵足是郊壇下官窯的特徵,但並非全屬此類,凡紫胎、米黃色胎和底足包釉器都非紫口鐵足。關於郊壇下官窯的上下限,尚有待進一步探索。1980年在烏龜山窯址發現了一批底足滿釉,用支釘支燒的青瓷壺器底,其胎、釉製作較粗,應屬早期產品。郊壇下官窯的精製品種當在南宋開禧前不久(約十三世紀初)開始生產。龍泉金村、大窯也燒造郊壇下官窯相類的器物。也有仿官窯器的製品,在赤石坡的仿官器,主要是黑胎,一般均為厚胎薄釉,有灰青、炒米黃胎。釉有粉青色、米黃色、灰青色等。從故宮舊藏、私人收藏,其他博物館收藏的官窯器。整理如下:

一、無支釘燒者為郊壇下官窯器,有支釘燒者為較早期官窯器,是否為修內司官窑器或是汴京官窑,尚無法定論。

二、汝官窯、鈞窯、汴京官窑支釘細小,郊壇下官窯支釘圓而較粗,多胎圈墊燒。

三、郊壇下官窯胎土以紫金土多,有部份是黃褐色。

四、釉色以天青為最,粉青次之,再次者灰青;米黃色者多配黃褐色胎土。

五、釉面肥厚多開片,也有冰裂紋。

    青瓷(龍泉青瓷)從我學習古陶瓷鑑定以來,收藏代價都不高,但是只要收得到大致上年代、完整度、釉色都不錯。

 

 

哥窯相傳為宋代著名瓷窯之一。產地至今未明。傳世品中公認的哥窯器,其胎有黑、深灰、淺灰及土黃多種,黑灰胎有鐵骨之稱。其釉均為失透的薄乳溶釉,釉色以灰青為主,也有炒米黃色、淺灰青、淺炒米黃色,但不見龍泉窯的典型粉青色。以紋片為裝飾,凡大小紋片相結合者,有的大紋片呈黑色線紋,小紋片呈鐵紅色線紋,有金絲鐵線之稱,也有的同一色紋片。以墊燒為多見,少數支燒。器物以碗、碟、洗、瓶、爐、盤、罐等為常見。由於宋墓中未發現過哥窯器,宋人文獻亦未提及哥窯。因此這一類傳世哥窯的時代性尚需進一步探討。元人孔齊《至正直紀》首次提及哥哥洞窯及哥哥窯;明初曹昭《格古要論》有哥哥窯的記載;最早提哥窯的是明德宣三年(1428)的《宣德鼎彝譜》。元末已有哥哥窯與新哥哥窯之分。明宣德、成化開始,景德鎮有仿哥窯之作,一直延續到清代。杭州說亦有待進一步證實。明代傳說,南宋時龍泉有章生一、章生二兩兄弟,生一所燒為哥窯,生二所燒者為弟窯,但在龍泉窯址並未發現傳世哥窯的標本,在大窯和溪口等地發現有黑胎青瓷,造型和釉色與南宋郊壇下官窯即為相似,當是宋代龍泉仿官器,與傳世哥窯無關。整理如下:

  • 哥窯品一定開文武片,大片中有小片,方向性一致。
  • 金絲鐵線,由胎骨裡面延伸到釉面裡。
  • 胎土灰色帶青紫,因含鐵量較高,表層會深褐色。
  • 釉色有粉青、灰青、米黃,有氣泡。
  • 器型不大,長寬不曾超過20.公分,大品都是後仿者。

哥窯器後仿品也是精彩絕倫,例如「元末新燒」的元哥窯器,器形較大、釉色乳濁、開片方向性較不一致,基本上還是有大小片,明、清時期仿哥器幾乎都是開小碎片釉色透明玻璃質強。明代成化時期有哥窯加彩(透明五彩)品種,極其稀有實屬難得精品,筆者曾於台中縣太平市友人家中得見「哥窯加彩斗笠碗」,至今仍歷歷在前,久久難以忘懷。

 

汝窯北宋後期的官窯,窯址長期來不明。1986年冬經上海博物館調查,在河南省寶豐縣清涼寺村發現汝官瓷器標本及窯具。寶豐縣宋屬汝州。宮廷嫌定窯覆燒器口部無釉,毛口不便使用,指令汝州燒造供御青瓷。其特徵為淡天青色釉,開細紋片,大多數產品為滿釉支燒,但也有無紋片或墊燒的器物。燒造年代極短,約在北宋哲宗元祐元年(1086)到徽宗崇宁五年(1106)的二十年間。北宋末、南宋初,汝窯器已屬珍品,宋人徐竟《宣和奉使高麗圖經》即以汝器與越窯秘色器並提;宋人周密《武林陽事》記載紹興二十一年(1151)宋高宗趙构的寵臣張俊奉獻的珍寶清單中有瓷器十六種,均為汝窯器。目前傳世品極少,主要收藏在北京故宮博物館、台灣省故宮博物館、上海博物館及英國達維特基金會。所見以盤、碟、碗、洗為多;壺有玉壺春、紙槌瓶、膽式瓶等;仿銅器的出戟尊、奮型香爐、盞托即橢圓形四足盆均為其代表性器物。汝窯器一般均為小件器。所見器物銘文有“奉華”及“蔡”兩種。北宋中期於今河南臨汝燒造盤碗等民間日用青瓷,因宋時屬汝州,亦稱汝窯。今為便於與汝官窯相區別,以稱臨汝窯為宜。

  • 北宋晚期汝官窯與臨汝窯是分別不同的兩個窯品。
  • 釉色略帶一點乳濁的透明青瓷釉,大多開細紋片。
  • 造型碟、盤、洗最典型,後仿品反而造型比較豐富。
  • 器型不大,高度不曾超過30.公分,直徑不曾超過20.公分。
  • 胎土為香灰胎(另有說法:灰中帶藍)

筆者十幾年來因文房四寶的生意之需,往來於兩岸三地之間,二零零一年的秋末冬初暇戲於南京朝天宮古玩地攤,偶見一位村婦以布鋪地擺上這麼幾樣鄉下村裡收來的老東西,這種情景在中國大陸秋收後冬藏前是常有的,其中一件讓我眼睛為之一亮,彎身駐足;器形為圓洗,如巴掌大小、宋青瓷釉色微灰帶天青、滿釉釘燒、略有水銹遮掩釉面亮度,村婦告訴我是窯裡挖出來的,開價人民幣2000.元,伐了她六百,她堅持要壹千元,失之交臂後,雖事隔多年每每想起總還是帶點兒婉惜懷念不已。

 

定窯宋、元時期著名瓷窯。窯址在今河北曲陽澗磁村及東西燕川村,古屬定州,而命名之。早創燒於唐,極盛於北宋及金,停燒於元代。唐、五代以產黃釉、黃綠釉及褐綠釉碗、盆類器物為主,但以白瓷為突出。晚唐白瓷玉璧底碗為典型產品,與刑窯所產極為相似,聚釉處往往呈青綠色,有的開紋片。較粗的器物,施白色化妝土。五代白瓷製作更趨精美,以唇口碗為多。荷葉洗、三棱碟、小羌盒等均為精緻之作,且發現有“會稽”、“官”、“易定”等刻銘器。宋代以產白瓷為主,兼燒醬釉、黑釉和綠釉,及著名的紫定、黑定和綠定。白瓷裝飾有刻花、劃花、剔花多種。印花裝飾始於北宋中期。北宋後期及金代的定窯印花器,紋飾線條清晰,反映了當時高超的刻模和脫模技術水準。圖案題材以花卉、龍鳳紋和禽鳥、水波、游漁紋為多見,亦有嬰戲圖案。白釉苗金器則屬罕見精品。上海博物館藏有書紅彩“長壽酒”三字的定窯小碗,當是我國釉上彩的早期標本。定窯器中有一部分是專供朝廷使用的,由於「定窯有芒」芒處無釉食時礙口,以金薄片包之謂之金扣,同法謂之銀扣、銅扣。北宋中期,定窯開創了節省窯位的覆燒法,對南方地區青白瓷的覆燒技術有極大影響。定窯為宋代白瓷之冠,釉中有淚痕及竹絲刷紋是其特徵,釉色白中微閃黃色為更典型。南宋初,宿州、泗州窯已有仿燒,至清代景德鎮仍有仿定之作。1969年河北定縣兩個宋代塔基出土定瓷一百多件。垂釉、積釉之處如淚目痕,透明中帶黃。定窯器位屬宋代五大官窯之一,坊間並不多見,筆者以為晚宋時期印花裝飾的定窯印花器,尤其是印龍紋,實在精美,令人嘆為觀止。

 

鈞窯為北宋及金元時期著名瓷窯之一。窯址在今河南禹縣。其創燒年代有北宋及金兩說。鈞窯址的發掘,證實八卦洞窯為北宋徽宗朝燒制御用瓷器的瓷窯。鈞窯利用鐵、銅呈色的不同特點,燒造出藍中帶紅、紫斑或純天青、純月白的多種釉色,唯以蛋白石光澤的青色基調,具有乳融狀不透明感覺。其瓷胎一般經過素燒。用銅在還原氣氛中燒出紅色,這是原於唐代湖南長沙窯的創舉。宋代鈞窯則達到更成熟的程度,改變了以前只有高溫青釉和黑釉的主流局面。高溫銅紅釉的燒制成熟,為明、清兩代景德鎮鮮紅釉的高度成就奠定了相當的基礎。北宋鈞瓷的器形主要有花盆、盆托、洗、盤、爐、鉢、碗、尊等。盆、托、尊等宮廷用器的底部,往往刻有一至十的數目字,由大到小。鈞瓷器身刻有“奉華”及“省符”二種。鈞窯除燒鈞器外,也燒青瓷、黑瓷和白地黑花瓷。金、元時期,除今河南很多窯場都燒鈞窯外,河北、山西的部分瓷器也都仿燒。元代鈞瓷的燒造量大增,大件器增多,但胎質粗鬆,盤、碗之類多施半釉。宋代鈞瓷的一個特徵是瓷器釉面常出現不規則流動狀的細線,稱“蚯蚓走泥紋”,元代以後後代仿製的鈞瓷則往往無此特徵。新仿鈞窯器極佳,顏色非常鮮艷、均勻,秀麗有餘粗獷不足,底部護胎汁顏色太深近褐色,多仿元代造型,價格合理就好,當花器不差。

 

景德鎮窯我國最著名的制瓷產區。在今江西景德鎮市。相傳南朝陳或唐代以制青瓷。目前已發現勝梅亭、石虎灣兩窯燒造青瓷和白瓷,均屬五代。北宋景德年間設鎮,燒制進貢瓷器,其地因名景德鎮。青白釉瓷器是其首創,瓷釉瑩縝溫潤青中顯白、白中顯青,具青玉質冰涼感。裝飾以刻花和印花為主,刻花往往舖以篦點紋;印花多見陽紋。宋乾道九年(1173)大理國李觀音德等文書,浮梁縣誌瓷器的記載,說明南宋前期,景德鎮瓷器的聲譽以極盛,對各地窯場的影響很大。元代除繼續生產青白瓷外、還創制了樞府(卵白)釉和青花、釉里紅瓷器,銅紅釉和鈷藍釉的製作也有一定的成就,元代青花瓷世人給予崇高的評價,的確有它的開創性,所使用的鈷料有進口的「蘇麻離青」鐵銹斑是其特徵;國產的雲南明珠料藍色較深黑無鐵銹斑,浙料顏色淡雅;胎土以湖田土為主,加入少許的高嶺土所以氧化鋁成份比宋代高一些。明、清兩代是為我國瓷業中心,有瓷都之稱。明洪武開始,宮廷在景德鎮設御器廳,專制官窯瓷器以供御用。民窯瓷業也很發達。永樂、宣德青花及紅、藍釉,成化斗彩、國產與進口鈷料混用的青花瓷及嘉靖、萬歷的五彩和各種顏色釉等官窯瓷器都有極大的創造。清代康熙的青花已能「墨分五色」由濃到淡盡情於山水畫中,五彩料由透明硬彩進化為不透明軟彩,雍正、乾隆官窯粉彩、琺瑯彩、剃釉器、轉心瓶和各種仿古瓷色釉及仿工藝瓷製品均十分精緻。嘉慶以後漸趨衰落,青花器、淡琺瑯彩、嬌黃填刻綠釉尚稱精緻,道光的豆青、粉彩、國產浙料青花器也都精彩,同治的釉上彩瓷(珊瑚紅描金)量多而豐富,雖然品質平平,彩上描金是特色,光緒堪稱清代五大官窑之一,實非不假,精而豐富,從清三代的青花器、粉彩、琺瑯彩、豆青、斗彩無一不仿,而且都有一定的水準與數量。

 

石灣窯亦稱“廣窯”。廣東有宋、元、明、清的佛山石灣窯,宋代陽江石灣窯和明代博羅石灣窯。以佛山為最著,極盛於明、清兩代。其產品體質厚重,胎骨暗灰,釉厚而光潤,最善於仿鈞窯,俗稱“廣鈞”。其胎為陶土,因此亦稱為“泥鈞”。惟鈞釉僅施一層,其特色則先施鐵銹色底釉,後施面釉。以藍色、玫瑰紫、墨彩、翠毛等色為佳,所創藍釉中流淌雨點狀蔥白色品種,俗稱“雨淋牆”的確是傑作。清代除盤、碟、罐之類日用器皿及筆洗、花盆雨仿古花瓶等文具、陳設品外,還大量生產瓦脊等建築用材和以“漁、樵、耕、讀”為主題的陶塑。產品往往帶有當時的陶瓷店號、製品作者等印章款式,晚清仿品多,很難辨真偽。

 

龍泉窯宋、元著名瓷窯之一,前後燒造時間約七、八百年。在今浙江龍泉而因名。龍泉窯是受越窯、婺州窯和甌窯的影響,在北宋興起的專燒青瓷的瓷窯。以大窯、金村的產品為代表。早期的制品極似越窯或甌窯。北宋晚期至南宋前期以刻花輔以篦點或篦划文裝飾為主,福建同安窯的典型產品即仿此。多見器形有盤、碗、壺、盆、罐、瓶等。釉色青中閃黃為多。南宋中期開始,約在十二世紀晚期,以石灰鹼釉燒制成熟了著名的粉青釉。南宋末至元代前期,白色薄胎厚釉的梅子青釉色燒成,龍泉窯進入鼎盛期。為適應厚釉的特點,堆花和貼花替代了刻划花裝飾。器物造型多樣,除盆、盤、碗、碟、盞、壺、渣斗等各類日用器外,水盂、水注、筆架、筆筒等文具用品及各是仿古銅器及玉器的器物也為常見。尤其以隔式爐、堆塑龍虎蓋罐、雙耳瓶、八卦爐等為典型器。南宋龍泉尚有一類黑胎器,其釉的透明度比傳世哥窯器稍大,一般為薄胎厚釉,釉色有粉青、深粉青、米黃、深月白等,開大紋片或小紋片,其大部分器物與郊壇下官窯器無法區別,應屬龍泉仿官窯器。元代龍泉也燒造青瓷,所製大型器,規整而不走樣。裝飾有划、刻、印、堆塑、貼花等多種方法,且出現了以鐵為呈色劑的褐色加彩和以銅為呈色劑的紅色加彩。日本及東南亞各地多有元龍泉青瓷出土,1976年朝鮮新安海底元代沉船也發現大批龍泉窯青瓷。明繼續燒造,品質漸趨減退,但明初產量較大,在對外貿易中仍佔重要地位,中期以後更趨衰落。明人傳說,宋代龍泉有章生一、章生二兩兄弟,生一所燒之瓷為哥窯,生二所燒者為弟窯。從發現標本看,弟窯似屬一般的龍泉淡灰胎青瓷,其典型產品可能指粉青、梅子青、脆青、灰青品種。現代有人說的龍泉仿官窯器,但與傳世哥窯無關。北京故宮博物院有一件「康熙五十一年記年款」龍泉青瓷器,應可作為下限標準品。

 

建窯宋代南方著名瓷窯。窯址在今福建建陽水吉鎮。產品以黑釉茶盞為大宗,胎為烏泥色。有的釉面呈條狀結晶紋,細如兔毛尖,稱兔毫盞。兔毫有黃、白兩色,稱金、銀兔毫。又有玉毫、异毫、兔毛斑、兔褐金絲等名稱。也有呈油滴結晶狀,稱鷓鴣斑,兔毫在顯微鏡下呈魚鱗狀,其含鐵量近10.%,在1300℃的高溫燒造過程中釉層氣泡把鐵成份帶到釉表面,因流釉而形成細線條「兔毫」。更有少數窯變花釉,在不規則的油滴周圍出現窯變藍色,尤為珍貴。宋人尚鬥茶,茶色以白為貴,黑盞宜於比試。陶榖《清异錄》“閩中造盞,花紋鷓鴣斑,試茶家珍之。”說明北宋初建窯以負盛名。建窯盞有的器底刻有“供御”、“進琖”字樣,則是供宮廷鬥茶之用的貢品。福建其他地區及四川、山西、浙江少數瓷窯也曾燒製類似黑盞,可能受建窯的影響。元代一度仍繼續燒造。朝鮮新安海底裡有元代十四世紀年代的沉船,尚有建窯盞發現。福建地區生產的瓷器通稱,有將宋代建陽的黑瓷和明代德化的白瓷,都稱為建窯。前者稱建黑,後者稱建白。

臨汝窯宋、元時期重要瓷窯。在今河南臨汝。北宋大量燒造的民用青瓷和“五大名窯”中的汝官窯屬兩種類型。習慣上所稱的臨汝窯專指民間瓷。產品主要有三類:一、天藍或蔥綠釉瓷,有墊燒及滿釉支燒兩種,曾認為與汝官器有關。二、與耀州窯相似的青釉印花瓷(也有少量刻花瓷) ,兩者的主要區別為,臨汝器釉色青中閃綠較多,耀州窯則青中泛黃者多;臨汝胎鬆而釉厚,耀州胎緊而釉薄。三、鈞釉瓷。從標本來看主要分成二款式,素面無紋和陽紋印花,紋飾以折枝、纏枝為主,以菊花最多見(不論是團菊或纏枝菊),旋輪修坏比較草率。

 

吉州窯宋、元時期著名瓷窯。在今江西吉安,其燒造地點集中在永和鎮,又稱永和窯、一九七四年曾小小試掘。大約創燒於唐,產品為較粗之青瓷。北宋以燒造青白瓷為主,所製與湖田窯相類,注子、溫碗極為精緻。盤、碗多見覆燒。北宋晚期至南宋初,有舒翁及舒嬌等善製瓷塑及彩繪瓷。極盛於南宋,以黑釉、白釉褐花、褐地白花及仿定白釉瓷為最著,並產綠釉及琉璃釉器等。黑釉瓷以黃、黑兩色交融而成,具海龜色調的“玳瑁盞”為典型品種;白釉褐花器是受磁州窯影響而製作的,嘉定二年(1209)墓出土的海棠花瓣型開光奔鹿圖蓋罐是其斷帶標準器,這類釉下彩品種,元代繼續燒造,對景德鎮窯青花瓷器的發展可能有一定影響。裝飾手法有灑釉、剔花、印花、貼花多種,其中尤以茶盞的木葉紋和剪紙貼花鳳鳥、梅枝等紋飾為突出。元代除黑釉瓷外,青白釉印花器也大量燒造,相傳吉州窯停燒於南宋末,當屬訛傳。明代晚期(崇禎)仍燒製青花瓷及以紋片為裝飾的“碎器”,「格古要論」曾提及「碎器窯」其燒造地點經考證應該在此,與傳世哥窯器相類,值得探討注意。

 

磁州窯北宋、金、元時期著名瓷窯。在今河北磁縣觀台鎮和彭城鎮地區。產品以白瓷、黑瓷和白地釉下黑、褐彩繪瓷為主。白瓷裝飾有划花、剔花、綠斑、褐斑及珍珠地划花等。白釉釉下黑彩、褐彩划花器是瓷州窯的優質瓷。此外尚有綠釉釉下黑彩、白釉釉上紅綠彩及低溫黃、綠、褐彩色釉陶器。其中釉上紅綠彩的製作對明、清時期景德鎮釉上彩的發展有一定的影響。器物除碗、盤、瓶、罐等日用器外,所產瓷枕極為著名,枕底往往有張家、李家、王家和陳家造印記,甘肅省博物館所藏明道元年(1032)虎枕,是現存最早的張家造瓷枕。宋、元磁州窯器多見以毛筆繪製圖畫及書詩句的裝飾。圖案內容除一般的花鳥禽獸外,還有各種富有生活氣息的題材,清新活潑,具有濃郁的民間色彩。瓷枕上還往往書寫宋、金流行的詞牌、曲牌,如《滿庭芳》、《朝天子》、《普天樂》、《阮郎歸》等。元代以白釉釉下黑、褐彩及綠釉釉下黑彩為主,大形器增多,精緻的產品少見。入明以後更趨衰退。最值得注意的品種是「白釉釉下黑彩劃花」這是磁州窯最高檔的瓷器,成形後罩上一層白色化妝土,既可美化胎表也可提升平整度,繪上黑彩,以尖銳器勾劃所要圖案與裝飾去黑留白後,再罩上透明釉入窯燒造。

 

 

「巧如范金,精比琢玉,始合土為坏,轉輪就製,方圓大小,皆中規矩,然後納諸窯,灼以火,烈焰中發,青煙外飛,鍛鍊累日,赫然乃成。擊其聲,鏗鏗如也,視其色,溫溫如也、、、、」元豐七年德應侯碑裡有這麼一段令人暇思而神往記載來描述耀州窯器。

耀州窯宋、元著名瓷窯。窯址以今陜西銅川黃堡鎮為代表,包括陳爐鎮、立地坡、上店等處。1959年發掘。唐代已開始燒黑釉、白釉和青釉瓷,曾使用化妝土,玉璧底碗及堆醬彩朵花小蓋盒是其典型器。北宋以青瓷為主。器形以生活用品為主,碗、盤、碟、罐、瓶、盒、爐,也有渣斗和各式小杯。胎質灰白而薄,釉色均勻透淨,玻璃質感強,以青釉為首兼燒醬誘。由於胎中所含鐵份,在多氧的燒成氣氛下,使器底或圈足周圍呈現一種薑黃色斑塊,形成了耀州窯青瓷的獨有特徵。裝飾以偏鋒刻花為主,線條剛勁流暢。北宋中期以後,出現了印花裝飾。1953年北京廣安門外曾發現大批刻有龍鳳及花卉圖案的耀州青瓷,證實耀州窯確曾燒過貢瓷。金、元時期繼續燒造。元代胎釉漸趨粗但尚稱精美,花紋圖案較前簡單,亦燒白地黑花器。宋代耀州窯對各地製瓷業有很大影響。宋人《清异錄》、《老學庵筆記》、《清波雜志》、《元丰九域志》,元人《輟耕錄》等都提及耀州窯。黃堡鎮窯址所在地曾發現宋元丰七年(1084)德應侯碑,是研究宋代瓷業史的重要資料。1983年發掘,新發現唐代綠琉璃瓦、三彩陶、白釉綠彩、絞胎、茶葉末釉及花釉等標本;1953年北京廣安門外出土耀州窯貢瓷破有龍紋及鳳紋,五代時期也有“官”字款出土的器物標本,所以宋代貢瓷應可確定於宋神宗元豐西元1078年~徽宗崇寧西元1106年之間約三十年。

 

跟從王榮武老師十七年來東奔西跑不論是故宮博物院、私人收藏、各地古董店或古玩跳蚤市場總是盡量的記憶與學習,本人也因為文房四寶事業經營的關係常商旅於中國各大城鄉,一有空也盡是閒盪於博物院和跳蚤市場裡面,書本上的閱讀是基本而重要的,再配合實務探究的訓練,幾經歲月的累積和個人的體會,悠遊在古器物上最是讓人發思古之悠情。學習古玩鑑賞是直接的,這是比較性標準的學問而不是絕對性標準答案,中國有五千年的歷史,沒看過的東西太多了,任何一件古器物都有可能是一篇論文,東西沒有真假只問好壞、精不精品、價格合不合理,東西不是買回來就結束了,而是剛剛開始而已,我們都要善盡保管的責任,買古玩絕對不可影響家計而破壞了家庭生活,古玩是不能當飯吃的。記住!買古玩的原則一、要用一萬塊錢買一件,千萬不要用一千元去買十件;二、材質一定要好,工一定要精;三、老不一定好,完整最重要;四、仿不是不好,能仿即是高手,既是高手的作品就可考慮收藏;五、收藏,收到了藏起來,好東西只給懂的人觀賞,不懂的人有可能連拿都不會拿,因而滑手造成遺憾,此種案例實是不勝枚舉,這絕不是小氣的問題。我是一個平凡的人,如何在平凡的生活當中發現不平凡,卻是我生活最大的樂趣。